主页 > 餐饮策划方案 >

马云的“996”,餐饮人的“711”!

  近日,在阿里内部交流活动上,马云与阿里员工交流了996这个话题,所谓996,是指从每天上午9点工作到晚上9点,每周工作6天。

  以下为4月11日马云在阿里巴巴内部交流活动上的讲话——

马云的“996”,餐饮人的“711”!

  “关于996,现在这是国内的一个很热门的话题,很多企业都有这个问题。

  我个人认为,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,很多公司、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。

  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,你什么时候可以996?你一辈子没有996,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?这个世界上,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成功,都希望美好生活,都希望被尊重,我请问大家,你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,你怎么能够实现你想要的成功?”

马云的“996”,餐饮人的“711”!

  看了马云对996工作时间的看法,想必很多餐饮人都在感慨:爸爸说的真是太对了!上个996还要发牢骚?那我们餐饮人岂不是都要哭昏过去?

  面对当前的竞争态势和经济形势,大部分餐饮人时刻都处于创业状态,作息时间基本都是“711”!

  也就是每周工作7天,每天除了睡觉、吃饭,净工作时长一般在11个小时以上。

  不信?我就以身边开川菜馆的宋哥为例——

  去年七月份,部门策划了一个关于记录餐饮人业余生活的专题,想深入报道下餐饮人风光表面的辛酸背后。

  三拐两拐,我联系上在郑州开川菜馆的宋哥,宋哥厨师出身,年少得志,20岁时只身下东莞,招人承包了几个会所后厨,有“川菜小霸王”之称。

  但后来遇上扫黄打非,虽说自己干的正当生意,却也不免受到影响,之后他带人回河南,在郑州开了家川菜馆,十几年浮浮沉沉,如今宋哥手下两家店,二十多口人。

  联系上宋哥,说明来意,敲定翌日4点在市内的高砦批发市场见面。

马云的“996”,餐饮人的“711”!

  04:00

  郑州七月的凌晨4点,洒水车把路面喷了一遍又一遍,赶到批发市场的时候宋哥已在路边等候,个子不高,一头卷发,牛仔裤黑T恤,上面印着自己的店名和logo,一双大手有力的和我握在一起。

  “老弟好,今天跟着我可要让你这坐办公室的受累了。”

  我赶忙摇头,表示还年轻,啥都缺就是力气不缺,“但是宋哥,你这都当老板了还用自己买菜?不会是为了配**访特意早起的吧?”

  宋哥一路走一路苦笑,“不瞒老弟说,饭店采购我见多了,不贪点那不可能,就是贪多贪少的问题,之前让俺小舅子采购,到最后他丈母娘家的菜都是从店里出,现在虽说有专门送菜的,但是一个做菜的不到菜市场上逛逛,不了解下行情那会中?”

马云的“996”,餐饮人的“711”!

  那就逛吧,我一路跟着宋哥,青菜、干调、猪肉、牛羊肉、鱼虾......显然都是老相熟,宋哥挑完,摊主老板们用小推车直接送到宋哥车边,逛完一看表7点。

  07:00

  “赶紧走,一会上学、上班的都起床了,这地方可球堵。”

  我坐上宋哥的小面包,车里一股大葱的辛辣味儿,还没等我坐稳,宋哥一个急刹,停在一辆大货旁边,宋哥隔着我向车外大声喊,“恁蒜薹咋卖?”

  “七毛!要不?”大货旁边人操着外地口音回答。

  宋哥没回答,一脚油门又窜了出去。

  “都是河北过来的,比咱本地贵,肯定卖不完,今年的蒜薹都滞销。”

  08:00

  到宋哥店里的时候大概8点,正门没开,我跟着他把菜一样样从后门送进去,后厨洗碗池里还泡着一堆昨天没洗的餐具,“昨天有客人喝到2点多,我看太晚就让员工先回去了。”

  归置好菜,宋哥又打了几个电话,我在一旁听,大概也都是报货之类的内容。

  转头宋哥问我饿不饿,是要吃早饭还是一会吃员工餐,我寻思既然来了那肯定体验全套,就说要吃员工餐,“中,那咱俩等会。”

  我俩打开门坐在店门口,宋哥让我发他一些业内写得好的文章,他一边看一边和我讨论,吃上员工餐的时候已经10点了。

  10:00

  剩大米熬的粥,街边买的馒头,后厨炒了一大盆辣土豆条和从冰箱里拿出一大罐泡菜,但只有七八个员工吃,“阿星和大宝昨天去网吧通宵了,没回宿舍。”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边扒饭边说。

  “给他俩打电话,让赶紧来,天天弄啥嘞!”宋哥没说话,但脸上写满了不高兴,说话的是郑彬,宋哥的徒弟,后厨主管。

  吃完饭,店内立刻转换成忙碌模式,前厅洗洗刷刷,后厨开始备餐,宋哥先是在前台看了会数据,等开始上客又到后厨指导工作。

马云的“996”,餐饮人的“711”!

  宋哥的店不大,二百多平,后厨更小,贴墙一排灶台,中间一张备餐台,对面是传菜区,说是传菜区,其实也就一张桌子,刚才那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就负责传菜,我和他一起站在传菜区,看宋哥指导两个师傅炒菜——

  “你急啥,等油再热点不中?”

  “说几遍了,复合料放开头,非要图省事最后放?”

  “今天谁切的葱,这么大能放进嘴里不能你给我说说!”

  也许是因为后厨里多了我这个生人,两师傅略显紧张,宋哥频频下场指导,最后实在忍不住就自己炒了两锅,责备中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护犊之情,这大概就是中国厨师间的传承,是师徒也像父子。

马云的“996”,餐饮人的“711”!

  12:00

  12点左右,上客高峰期,前厅后厨忙得脚不着地,宋哥反而彻底退出厨房,领着我到周边转悠起来。

  “我在后厨他们放不开,还得让他们自己干,咱俩去看看别人生意。”

  我俩沿着马路看了两条街,这附近小吃颇多,重庆小面、黄焖鸡、兰州拉面、羊肉汤、烩面、饺子、胡辣汤,国民小吃一条街,消费不高但人气一般,“这附近属于郑州老城区,消费能力一般,但是对味道要求不低,这些店一年能换好几茬。”

  最后宋哥拉我进了商场,在一家广东小吃坐定,点了几样菜,宋哥开始和我聊饭店进商场的问题。

  近几年,线下的人流都被大商场拉走,街边生意越来越难做,有点品牌的都想往商场里挤,而且商场管理相对规范,不受城管影响,但就是商场租金太贵,竞争也更激烈,以前隔着几条街的品牌现在脸对脸,宋哥就在这利弊之间反复徘徊,最后也没说出个结果。

  14:00

  再回到店里时已经下午2点多,员工餐刚结束,零星有几个客人进来吃担担面,除了留下两个值班,其他人都已下班。

  宋哥先是检查了一遍卫生,见郑彬值班,就跟他交代了两句,然后说要带我去见个朋友。“基本就下午这点时间自由了,干这一行早起晚睡,安排可球满当,我想跟儿子一块玩会儿都得等周日下午。”

  宋哥开车带我到东区一栋挺高级的办公楼里,出出进进都是西装革履、妆容精致的白领,宋哥的朋友在这里有个公司,两人谈了一些生意上的事,我也不便插嘴,坐在一边喝茶喝到头晕。

  两人谈兴很浓,一直快到天黑,最后宋哥看了看表,说店里还有接待,两人**告别。

  路上宋哥跟我介绍,这是同门师兄,不过也只是拜了同一个师傅而已,不同批,交集不深,这师兄是有本事人,现在已经跨出餐饮,“人家是正正经经的老板,哪像我,有时候别人叫我宋总我都不好意思答应。”

  17:30

  回到店里时大概7点半,店里已经开始上客,有两个我没见过的男孩出现在凉菜间和前厅,应该就是昨晚通宵的“阿星和大宝”,宋哥径直走到最靠里的台位,这是他定点“接待”的位置,已经有人在等了。

  宋哥把我拉过去,介绍说是“专门写餐饮的大记者”,对方几个则都是他的“好兄弟”,也都在郑州开店或包厨房,大家开始互相让烟,呼呼哈哈十分开心。

  时间在让烟、让酒和打圈儿中流逝,大家讨论并发出各式各样的牢骚,“生意不好做”、“员工难管”、“社会怎么了?”以及“以后多帮忙”。

  期间,宋哥不时到后厨查看,遇到熟客闲聊几句,然后交代收银“给打个7折”,我这才发现原来他烟瘾也挺大。

  00:00

  “接待”一直持续到将近12点,店里也没了客人,宋哥把人都送上车,回头让员工们收拾完也都下了班。

  最后,我俩又坐到了店门口,他递给我一根玉溪说道,“现在是我一天最轻松的时候,你们不是要写餐饮人的辛酸么,这一天你看怎么样?”

  我累得有点弓背,俩胳膊架在腿上说,“累,还是坐办公室幸福!”

  宋哥听了哈哈大笑,随即说,“其实你要不来采访,我也没想那么多,平时根本没空想辛不辛酸,都走到这地步了,下面有兄弟要吃饭,上边有老人孩子要养,不干不行啊老弟!”

  最后我被宋哥送上出租车,结束了这次采访,回到家1点多,跟宋哥互报了平安,睡前看了眼微信运动,一万八千步。


经典客户